老板大要中等个头,大而滑腻的脑壳,五官摆放的很紧凑,唯恐大大的鹰嘴鼻子凸了出来。如**过的德律风簿般的皮肤起了数条深深褶皱,看模样仿佛很苍老。他还留着两撇夸张的八字胡,但胡子很硬,又很稀少,一根根贴在薄薄的嘴唇上,了望去想用毛笔划上去似的。

      “好了,您对着镜子瞧瞧看合您意么?”老板用一个软刷子蘸了点香粉为客人清理失落脖子上的碎发,谦卑的半弯着腰对客人笑着说到。客人站了起来,对这镜子转转脑壳,又用大手摩挲一番,这才对劲的付钱离去。

      总算,十分困难老板对我招手,示意轮到我了。我不客套地往椅子上坐了上去,很舒畅,透着一股淡淡的清冷。

      起头剃头了。我也慢慢和老板聊了聊家常。做记者的,都有种职业病,喜好和人聊天,恍如一时半刻嘴巴闲空着就满身不舒畅,所以你会发现良多记者喜好没事就大嚼特嚼口香糖。

      “我是外埠人,这些工具仍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。孩子娘过的早,我只好带着女儿四处奔走,唉,旁人老是容纳不下我们,还好女儿懂事,从来不哭闹和我一路受罪。”老板看上去固然年数很大,扳话中才明白他竟然才刚四十挂零。

      “您女儿?”我想一想这里也不大,莫非适才看见坐着的小姑娘就是?公然,老板随后指了指女孩。

      “你看,她不正和一个娃娃坐在那边么,那娃娃可是我亲手做的!”我不由得回过甚看了下。

      窗口漏出来一点落日的余光,带着红黄夹杂的恍惚色彩照射在小姑娘的脸上,我看见她没有一丝脸色,只是板滞地看着我,手里紧紧地抱着谁人娃娃。我不由得夸赞老板的手艺高深,简直,外面卖的洋娃娃那边有做的这么传神的,若是是自己做的,那这个剃头师傅还真是多才多艺呢。

      “她不爱措辞,您别见责,我教了她好久,说看见年青的叫叔叔阿姨,看见稍长得叫伯伯婶婶,可是从来不启齿,都十多岁了,一天听不到她说几个字。”老板长叹了口吻,又对女儿喊了声。

      “圆圆,叫伯伯啊。”我听着身子发抖了下,赶紧笑着打断老板的话。

      “叫叔叔便可以了。”我流汗诠释道。

      可是女孩没有吭声。

      老板只好继续为我剃头。我看了看地上,简直,前面少说也有好几小我剃头了,但地面却很清洁,几近找不到什么碎发。

      ”圆圆,帮我拿条热毛巾来,在后面脸盆里。”老板再次叮咛说,不外此次女孩站了起来,听话得走进去,半晌后拿过一条热火朝天的毛巾。

      老板用毛巾为我擦了擦脸,我突然感觉毛巾上好象又一阵异常的味道,并且仿佛脸上沾了些黏糊糊的工具,不外不多,我也就没有在乎了。

    0
    标签:每夜一个鬼故事,妮妮讲鬼故事,每夜鬼故事,讲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