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儿整小我就像被什么动物啃咬过一样,周身没有一块好肉,已和骷髅差不多了。从床上到地大将近两米的距离都是月儿拖出来的陈迹,血和碎肉散落的处处都是,月儿的头昂扬着,手伸向门外,估量是从床上翻下来想去开门,但只爬了几米就咽气了,并且死前生怕是受尽疾苦。平易近怎样也不大白,莫非这就是所说的报应?看着女儿的尸身,他一屁股做在地上,马上老泪纵横。

      因为死状可骇加上这位财主家声甚严。月儿的死的究竟没几小我明白。对外就说少奶奶得急病死的。财主给了平易近和秀一大笔钱让他们分开这里。可惜秀明白女儿的惨身后自责不已,后来也自杀了。平易近也人世蒸发。

      听说,茅山术自己就是一种驱鬼和转嫁的神通。好比施术的人可以把他人家的肉或者食物变到自己手中,也能够让自己的伤痛转移到他人身上。估量这个术也是将原本在自己身上的肥胖转移到他人身上。但凡是术总有自损的一面。平易近几回再三施术终于蒙受到报应,可惜仍是报应到自己家人身上。至于月儿的惨死。实际上是术的反噬。在释教中六道之中有一种鬼是饿死鬼,他们很小,如蚂蚁一般,但数目浩繁。他们生前饥饿,身后化为鬼会吃失落一切工具。食指是人食欲的意味。吃失落自己的食指其实就是与饿死鬼告竣了契约。它们会帮你吃失落你不想要的那些厌恶的脂肪和肥肉。但一旦契约没法节制或者过量,它们就会把你整小我也吞失落。”

      朋侪说到这里,凑过来对我低声说道:“当我听完这个白叟说的故事,我也不由得抚摩着我自己的食指,我想,莫非真吃失落自己的食指就可以变瘦了?合法我迷惑的时辰,白叟笑了笑起身而去。我注重到他的一只手上只有四个指头,唯恐少了那跟食指。我后来四出探问,旁里的人都说不熟悉白叟,说白叟好象是解放后才来的,大家都叫他平易近伯。”

      我听的张着嘴不措辞。我也如朋侪一样轻抚自己的食指,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看到的蚂蚁群。突然感应一阵发麻。朋侪看我发愣,笑得猛拍一下我的肩膀,“不消担忧了,有些工具就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不该该靠人力强求的。”

      “那也纷歧定啊,事在工钱啊,你不要惟命运论啦。”我也笑着辩驳。

      朋侪望了望我,“那你传闻过半脸的故事么?”

      “没有。”我朝他望去,他的脸上俄然带着几丝诡异,那脸恍如似泥塑的一样。

      “算了,明天讲吧,你看太阳都出来了。”朋侪俄然恢复了常态,指了指窗外的太阳。我也只好压制下自己的好奇,先去睡了。等晚上再继续。

      正文 第二夜 半脸人

      “夜晚才合适讲那些古怪的故事啊。”朋侪伸了伸腰。把上衣拖去,盘腿做在地上。他家里没什么家具,来客人都做地上。因为他说厌恶椅子,席地而做才是前人风采。

      “继续讲啊,什么半脸的故事。”我敦促道。

      “恩,对的。生怕这是我所明白的浩繁故事里最诡异的了。乃至连论述的我讲起来都有些打颤。

      我按例做着没有目标地的观光,但我一般都选择对比荒僻的处所,你明白那边常常有良多奇异有趣的故事。不外之前我都是传闻罢了,而此次我却切身履历了。

      我来到了一村庄,其实这个村庄很大,几近可以算是一个微型的城市了。村里人都有分歧的工作,恰好组成了一个需求环,大家自给自足。因而慢慢与外界有些隔离了。不外他们照旧很好客,当我来到时辰他们都很友善的招待我。加上我还学过几年医术,还可以帮他们医治一些通俗的疾病。他们就把我当做上宾了。并且把传成了个神医。哈哈。”

      朋侪满意的笑着,我明白其实他在大学的时辰成就就很出众,固然他不喜好做大夫,但他属于那种即使不喜好但也要学好的那种人。所以即便他不承继那比遗产,他也会成为一个优异的大夫。看他这么欢快,估量那时那村庄的人对他简直很尊敬呢。

      “不外没过量久。村长就把我请到他家去了。村长是村里最年高德劭的人,相当与族长一样。可以说几近是当地的国王了。固然,他也长短常友善的。不外他始终连结这一份应该的庄严和威仪。但此次他却显的很低微,仿佛像是有求与我。

      ‘您的确成神了,村庄的人都说您医术超群,乃至还解决了几个久长熬煎他们的疑问杂症,您恰是太利害了。’村长不断的捧场着我,几近把我吹的由由然了。

      ‘说把,您家里莫非也有人生病了?’我笑着问他。但村长面露难色,仿佛很难开口,常常想措辞又咽了归去。最后他像下定决心一样小声对我说;‘是我的儿子,与您年数差不多,原本是一个很是优异的人。但不明白什么时辰他把自己关了起来,天天呆在房间里,只吃我们送去的饭菜,却从来不见我们家人。我和他妈妈都快急疯了。成果老天爷把您派来了,您可必定要救救他。’村长说到最后声泪俱下,几近要跪下了。我感觉工作仿佛不那末简单,生怕以我的医术管不了。但我仍是承诺伴同村长一路去他家领会下环境再说。

      村长的家公然要气派良多,不外究底也是通俗的砖瓦房。不外比一般村平易近的房子要稍大一些。房子有两层。门前还有一个不小的院子,放养着一些家禽。房子的右侧飘来一阵阵的原始的蔬菜的味道(其实就是农家肥)。比拟那边是茅厕和菜园。独一令我不安心的是那只半人多高黑粽色的大狗,见我是生人就嘶牙咧嘴的对着我,喉咙里咕咕的叫喊。我明白这种狗是及其危险的。所以我停了下来。村长赶紧呵叱它走开我才敢走了进去。

    0
    标签:每夜一个鬼故事,妮妮讲鬼故事,每夜鬼故事,讲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