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尼开示:落发后我若何看待两性欲望(写的太好了)!

      女鬼自述:下战书4点到早上4点呆在酒吧、舞厅

      算命高手警示:不要找人算命,不要帮人算命

      庙里的惊人一幕,看到20秒惊呆了!

      生命最后十分钟!(震动所有人)

      美国全新记载大片:存亡与轮回

      持久茹素的“副感化”——科学家的惊人发现

      张国荣自杀究竟:被鬼勾引

      我出生在一个很穷很穷的小山沟,十七岁那年,为了夸姣的糊口,为了心爱的女人,我逼上梁山,与越南人合作,起头销售毒品。后来……后来,也就锒铛入狱。

      任何一个牢狱,都有自杀自残的工作发生。自杀自残是牢狱里的甲等重大事务,若是有如许的工作,上至牢狱带领、大队中队干警,下至大队所有的监犯都要遭到很严重的处置。

      我地点的秋城牢狱有良多楼,以方位来称号,我就住在东楼三层的一间监室里。监室约二十平米,住十二小我,六张上下铺,我在房间一角的上铺。

      东楼一共有四层,第四层是被封住的,贴着封条。为何封的,不得而知。

      我刚搬进去的时辰,就听“难友”说,四层楼常常闹鬼。我不太信,因为我从小就胆大,底子不信鬼神那一套,如果信也不会去贩毒,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!

      有一天晚上,刚躺下不久。四层楼上就起头有动静,很是清楚,是人在走动的声音,不紧不慢,纷歧会儿,走路的声音酿成顿脚的声音,并且跺得很激烈。

      按理来讲,在牢狱里发生这种工作,绝对不正常,不要说监犯不许可那样做,就是狱警也不可。

      可是,我们监室的人却像已习惯了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

      “是人的,走开!是鬼的,就过来!”我大呼。

      成果,那脚步声慢慢走到我这边。然后,在我头顶上的四楼,猛跺一阵后,就拖着步,慢慢走远,直到声音完全消逝。

      我觉得,他怕我,今后就不会再有声音了。没想到的是,那声音越闹越烈。乃至,有几回,我连做梦都梦到一双脚,踱着步,来到我面前。

      我与狱警也聊过此事。他们说,之前就有,他们曾在有动静的时辰带着警棍冲上四楼,但什么也没有,此刻已习惯了。

      有一次,狱警叫我们上四楼扫除卫生。多是因为晚上他们值班也惧怕,所以,也想看个事实。两个差人和一个庶务带着我们上到四楼,通道的大铁门被一把大锁锁住,残缺的封条瑟瑟的发抖着。

      好阴沉的处所,固然是大日间,里面倒是雾蒙蒙的,好象看欠亨透的模样,地上满是灰,厚厚的灰,死一般的寂静与死一般的阴冷,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。

      没有法子,在牢狱里,让干什么就必需干,没得筹议,开门后,我们一个接一个走进去,起头扫地。

      为了壮胆,我们整个班都在一路扫,扫完一间,再一路到别的一个房子打扫。扫到我们监室的楼上的那间,发现地上有一张画。

      上面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汉子。他在笑,很怪的笑,别的,我还看到了一双脚,那是双看似熟习的脚,因为在梦里,我见过良多次。

      我叫着跑出来,手里抓着那张画,哆颤抖嗦地把它递给带队差人。他只看了一眼,说:“他是一个画家,这是他的自画像,可惜几年前就吃了枪子!年老,回家去吧!”

      带队差人说完,一把火,把画像烧了。

    0
    标签:真实的鬼故事,最恐怖的鬼故事,真实鬼故事,恐怖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