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家里人按例去病院陪老母亲去了,整座房子楼上楼下就我一个,显得空荡荡的;我噼噼啪啪地打着字,写着吓人的可骇故事,写了一会以后,突然想上茅厕,因而,拿着手机就去了洗手间。

      我有个习惯,到哪只要有余暇,我就会打开听书软件听一些他人不怎样敢听的故事,最喜好听的就是青雪故事,为何呢?带劲啊,她演播的故事不把你吓得鸡皮疙瘩往肉里长她就不姓青,哦对了,她本来就不姓青,青雪是她的艺名,她的本名叫迟冬梅,是吉林广播电台的一名播音员,因为她善于播讲一些让人毛发倒竖的可骇故事,所以,喜好听她讲故事的人不可胜数,我,即是此中一个,也算是最铁的一个。

      到了洗手间,我按例打开听书软件,这些天呢,在听青雪演播的《军队怪谈》,这个故事,讲的都是发生在军队里的奇闻异事。说其实的,我此人胆量挺肥,能让我惧怕的工作根基就没有,可是,这个《军队怪谈》也忒tm吓人了,我坐在抽水马桶上,差点被故事里的可骇氛围给吓得忘了自己进洗手间要干嘛来了,正听得入神呢,突然,洗手间的外头传来几声怪僻的咚……咚声,像是有什么工具在撞着什么,声音不大,但也吓得我心里猛地一紧,双眼立即看向洗手间的门。

      洗手间的门是磨砂玻璃的,这玻璃泛泛的时辰去看没什么感受,但此刻看去,感觉出格的瘆人,就仿佛随时会有恐怖的工具在玻璃门上呈现。

      其实,我明白是自己在吓自己,因为,我是个思疑论者,对鬼神一说压根就不信,人说目睹为实对吧?可我就算真见到了鬼,我也会摆出科学的道道来冲那鬼说:你恐吓谁呀?不就是平行世界里来的人嘛,泛泛看不见是因为你隐身的,此刻,特定的情况起了感化,所以,我能看到你;我们能会面也算是缘分,瞧得起我的话我们就聊上两句,你也别藏着掖着,跟我好好讲讲你们世界里好玩的事,让我也开开眼。

      要换在日常平凡我真就敢这么讲,可今天不可了,因为,我已被青雪播讲的这个故事弄得心里直发憷,此刻,又听到只有我一小我的房子里响起了怪僻的声音,我还怎样胆大得起来呢?

      我双眼紧盯着磨砂玻璃,逼迫自己不要去痴心妄想,边忙完该忙的工作,半晌以后,我系上裤子壮着胆量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。

      谁人咚咚咚的声音还在继续,我听得是头皮阵阵的发麻,感觉房子的四面八方暗淡的角落似有什么工具在盯着我,这种感受难以言表,就仿佛此刻的房子不再是人类避风的港湾,而是一座鬼气森森的鬼宅,大而空的房子里仿佛泛着阵阵的冷气,一股股阴寒气息毫不留情地往我身体、往我的思惟里钻。

      咚……咚……咚。

      声音还在响着,此次,我听清晰了,声音来自客堂,我用力咽了口唾沫,心说tmd豁出去了,老子是珍壶轩,老子是个写惯可骇故事的人,老子还能被一个声音给吓爬下了?

      想到这里的我胸中英气顿生,一咬牙,举着手机就像举着一把手枪,慢慢地向客堂挪去,刚一走进客堂的门,我就看到了有个工具正有一下没一下碰撞着一只塑料盒子,那工具顶着一个比肉身还大的壳子,四只脚正用力地想往盒子外头爬,几秒钟以后,那工具像是发现了我,一颗脑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进了它背着的壳子里。

      我大大地松了一口吻,走曩昔朝那工具镇静地说:“来,把头伸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”

      但那家伙对我的话漠然置之,一颗小脑壳照旧一动不动地缩在乌龟壳里。

      我勒个去,搞半天,弄出吓人声音的居然是我们家养的一只乌龟,我竟然被一只乌龟给吓着了。

      好啦,这就是我零丁收听青雪故事时,遭遇的既恐怖又好笑的故事,写下这篇纪实性的故事不为此外,只为友情提醒大家一声,青雪故事真的不克不及零丁收听。

     

      轶事热点读书频道http://okinfo.org/DuShu/综合发布,欢迎收藏分享本条消息。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
 第 2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(2)
 第 3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(3)
 第 4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(4)
 第 5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(5)
 第 6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(6)
 第 7 页:青雪故事鬼吹灯(7)
    0
    标签:青雪故事鬼吹灯,青雪故事,鬼吹灯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