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乔迁新房我与人合租了一套房间,在这幢大楼的二十层四室。我的家具不多,只有一张折叠床,一张写字台和摇摇椅,一个简略单纯衣橱,一台电脑和迷你电视机。说是说不多,可是要我一小我自己搬上去其实有点吃不用。我此刻就站在电梯口,考虑着先搬什么。“电脑和电视必定要先拿上去,这些珍贵的工具可别给人偷了。”我下了决议,但仍是有点不安心其他工具。就在这个时辰,一小我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这位朋侪,新来的?”我回过甚一看,是个四十阁下的中年人,他说道:“我叫王右呈,住在二十楼,邻人都叫我老王。”“巧!其实是巧!我也住二十楼的。”王右呈哈哈一笑:“那我们是邻人了,我看你工具很多啊,要我协助吗?”这的确是梦寐以求,两人协力,一次就把所有的工具都搬上来了。“你是住四室的?!”老王的眼神有点惊讶。我问道:“有什么不合错误的?”“哦,没有,没有。四室是套间,可有四房一厅,就你一小我住啊?房钱可未便宜吧?”“固然不是我一小我,我和人家合租的,谁人人要晚几天才能来。”“哦!是如许的,我住一室,就在电梯口的对面。”我们把工具都放好后,我送他出来时,他和我如许说。这个时辰,只听一人咳嗽一声。我们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女人站在我们死后。那女人阴森着脸,双眼里布满血丝,说道:“还不回家去!就明白在外面晃荡!”老王委曲对我笑了笑:“贱内,是贱内。有空来我们家坐坐。”说着拥着他的“贱内”进房去了。没想到老王的气管炎竟然很严重,我笑着走回房里。四室的布局是如许的:开门就是一个客堂,左侧是橱卫,右侧有一扇门。门后有一条走廊,走廊的阁下各有两个房间,我住的就是左侧最靠里的那一间。我略微理了一下工具,决议到此外房间去看看。进门一看,只见窗边垂下两条厚重的窗帘,将阳光都挡死了,整个房子阴森沉的。我又到此外房间去,都和那间差不多。等我熟习完情况,看一下表,已是17:48了。我随意泡了一碗面,吃完后,天已黑了下来。

      (二)佃农真的只有我?晚上没有事,固然是上彀玩游戏。我习惯性的把门一关,固然我明白,此刻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我。相信人人都有如许的经验:在网上不知不觉的会曩昔好几个小时。所以当我眼睛一瞥,看到已23:07时,一点也不奇异。只是感觉有点累,伸个懒腰。就在这个时辰,我听到有人的声音在门外。“会是什么人?莫非是与我合租房子的谁人人来了?他可真会挑时候啊!”我站起来,跑曩昔把门打开,探出头去,可是只见走廊里空荡荡的。此外房子里也是黝黑一片,什么都没有,周围都是静暗暗的。“莫非是我听错?”我迷惑不解,把门关上,从头回到坐位。又细心的听听,简直什么都没有,这才安心。可是不多久,又有声响,此次我立誓我真的听到了,是隔邻房门被打开的声音!紧接着,有人的脚步声,然后又是开门声。整个进程就好象是有小我从门里出来,颠末那条走廊,最后开门到了厅里。这个时辰,我感觉有点莫名的可骇,因为我确信,隔邻是没有人的,那末这个声音,又是谁发出来的?!这时候,竟然有歌声从厅何处传了过来,但听不清晰究竟是在唱些什么。我决议亲身看看,大着胆量走到门边,慢慢的打开门,眼睛从门逢里看出去。可奇异是,谁人声音就在我开门的一刹时遏制了,外面是一片死寂,通向大厅的门也是关着的,就好象底子没有开过。我心里其实很乱:“这是怎样会事?”说真话,我其实没有胆子走到大厅那边一探讨竟,因而把门关上。才一回身,谁人声音又响了起来,不多时,还传出自来水哗哗流动的响声。我再一次的把门打开,可成果仍是一样,外面什么都没有,声音也在统一时刻遏制,如同没有工作发生过一样。我心里不由显现一个念头:“莫非是鬼魂捣蛋?!”一想到这里,我满身不由打了个冷颤。我慢慢的把门关好,尽可能不发作声响,耳朵贴在门上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不多时,那声音垂垂的响了起来,还陪伴着脚步声,我听得出,“他”正朝我这个标的目的走来。我禁不住心跳加速,背心透着阵阵冷气,心里不断的念叨: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。”不多时,谁人声音停在隔邻门前,接着是开门的声响,然后脚步声进到房里,门也随之关上了。整个进程都有歌声传来,好象仍是很兴奋的音乐,固然隔了一堵墙,我依然听的见。我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,想弄清这件工作,但怎样尽力也没有法子正常思虑。其实,就算我能正常思虑,又能获得什么成果呢?这件工作其实是太怪了,底子不合适常理!就在这个时辰,谁人歌声俄然变的极为尖锐恐怖,乃至可以用惨叫来形容!那一声声凄厉的叫嚷直惯我的耳骨,我只听的毛发倒竖,周身都在打冷战,两腿也禁不住发软。那声音嘶声力竭,越叫越惨,也愈来愈响,足足延续了几十秒钟,然后俄然遏制,周围当即恢复了沉寂,是如同死一般的沉寂!还没等我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又听“啪”的一响,电脑和电灯竟然同时熄灭,我的房间里是一片暗中,伸手不见五指。这个时辰我真的但愿自己能昏迷曩昔,如斯才可以熬过这可骇的一夜。可是我此刻却非分特别的清醒,天明白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工作!或许更加骇人,或许还会危及我的平安!我轻手轻脚的坐到墙角,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,以避免轰动触怒了隔邻的那位。硬着头皮死撑,心中不竭的在念: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。”“也不明白此刻是几点钟,事实还要多久才会天亮?”我想,“方才我看表的时辰是23:00出头,此刻最多也不跨越清晨1:00,最少还要等4个小时啊!”这漫漫永夜若何渡过?更况且隔邻还有一位“佃农”?!不明白是什么时辰,我或许其实顶不住,睡着了。等我醒过来的时辰,天已有点放亮了。估量是凌晨5点阁下,听到楼下上早班的人声,对我其实是很大的抚慰!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
 第 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)
 第 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)
 第 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4)
 第 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5)
 第 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6)
 第 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7)
 第 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8)
 第 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9)
 第 1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0)
 第 1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1)
 第 1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2)
 第 1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3)
 第 1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4)
 第 1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5)
 第 1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6)
 第 1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7)
 第 1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8)
 第 1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9)
 第 2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0)
 第 2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1)
 第 2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2)
 第 2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3)
 第 2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4)
 第 2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5)
 第 2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6)
 第 2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7)
 第 2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8)
 第 2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9)
 第 3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0)
    0
    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