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口棺材在我小的时辰就摆在那边了,我的爷爷给我讲,他小的时辰,那棵老槐树下边是没有棺材的。棺材里躺的是什么人,为何摆在那边,这些都得先从一小我说起。这小我跟我的爷爷仍是从小玩到大的哩,他叫狗子。

      “昔时,狗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能干,人长得又健壮,所以狗子十七岁刚过,他爹就给他筹措了一个媳妇,媳妇那年十五岁,样子在村里也算是首屈一指的标致。“他们成婚的那天,我的爷爷,也就是你的太爷,还去加入了他们的婚礼。村庄里总也不出什么大事,所以赶上谁家成婚,大家都甘愿答应来凑这个热烈,并且大家会把这个当做话题,一向谈论到下一次村里有什么大的事。“那时村里人提到这桩亲事的时辰,没有一个不恋慕的,并且小两口成婚今后日子过的也很红火。如许过了一年多,狗子的媳妇就生了个儿子……仿佛所有的灾难都是从谁人时辰起头的。“说来也巧,狗子的儿子正赶上七月十五那天三更出生,那是一年傍边阴气最重的一天。那天也像此刻如许,下着滂沱大雨。狗子明白女人生孩子的时辰身子虚,外边是雷雨天,邪祟都怕打雷,它们为了躲雷就会进人家的房子里,若是有什么邪祟冲到自己的媳妇就欠好了。他听人说过,只要在自家门框上挂一把菜刀便可以辟邪,不外这也不是绝对的,因为触怒了那种工具会更麻烦。“那时狗子就挂了一把菜刀在门框上。里屋不时传来接生婆细碎的念道和媳妇撕心裂肺的啼声,狗子就在门口转来转去的。“俄然,门外发出一声巨响,仿佛什么工具撞到了门上。这一震正巧把门框上的菜刀震了下来,菜刀失落在了狗子的肩膀上,把狗子的肩膀划了一道口儿。“刚好在这个时辰,里屋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哭泣。狗子顾不得肩膀的伤口,一头撞进了房子。“媳妇已昏睡曩昔,产婆怀里抱着一个男婴。因为那天正下着大雨,所以狗子就顺口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叫大雨。“大雨满月那天,村庄又因为狗子家而热烈了一天。足足一个月了,狗子肩膀上的刀伤仍是一点愈合的意思都没有,那天去喝满月酒的人分明都看见,狗子身上包扎伤口的那块布上一向有血渗出的陈迹,而狗子的神色也显得很惨白。 “大雨那双黑漆漆的小眼睛一向眨巴眨巴地盯着狗子的伤口。给大雨过满月的乡邻们酒足饭饱地分开今后,精疲力竭的大狗一头就扎倒在了床上,当晚就起头发热,烧得很严重。“媳妇又急又怕,赶快去请来了六叔。“六叔是为数不多的走出过村庄的人,传说他年青的时辰在五台山修行过一阵子,后来不知因为何回到了村庄。他晓得一些医术,又自称知晓阴阳,村庄里不管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必定会去请他。“六叔到了狗子家一看,又是摇头又是叹息,狗子媳妇见六叔如许,明白狗子的伤一定分歧平常,当下就给六叔跪下了,求他救救狗子。六叔从随身带着的匣子里取出来一个小瓷瓶递给了狗子媳妇,说这里装的是治伤的妙药,要在天天的子时和午时用水化开敷在伤口上。六叔说他只能做这些了,好得了好不了就要看狗子的造化了。狗子媳妇千恩万谢地送走了六叔,又依照六叔的叮咛,天天都按时给狗子敷药。可是狗子不单没有好转,反倒愈来愈重了。“又过了四个多月,狗子已瘦的皮包骨了,昔日的精力头一点儿也没有了,模样活像一个……像一个死尸!“此日,狗子的娘也来帮着媳妇赐顾帮衬狗子。老太太跟媳妇说:‘大雨他娘啊,也难为你了,孩子刚生下来,你就要又管大的又顾小的,唉……’“狗子媳妇委曲挤出了一丝笑,说:‘没事,娘,迟早会好的。’“眼看就要过年了,可是狗子的一家长幼却都覆盖在对灭亡的惊骇中,一点过年的喜庆劲都没有。年三十的那天晚上,在家家户户的鞭炮声中响起了狗子的娘和狗子媳妇凄厉的哀嚎,这声音传遍了村庄的每个角落,听到这哭声的人都难免替狗子家可惜。“依照村里的端方,人死以后不克不及顿时下葬,尸身要在家停放七天,受七天的香火,然后再抬到自家的祖坟入土。“这七天里,狗子娘和狗子媳妇哭的天昏地暗,就连在外人看来木人石心的狗子他爹也泣不成声。“在第七天头上,天有些阴,狗子媳妇抱着儿子大雨,给狗子送葬去了。“老话讲鹤发人送黑发人不吉祥,所以狗子的爹娘不单不克不及给狗子送葬,还要在送葬前用柳枝在狗子的棺材上抽打几下,意思是狗子不孝,不克不及给二老养老送终。“送葬的步队到了狗子家的祖坟那边,六叔主持典礼,折腾到了辰时,六叔公说道:‘吉时已到,可以入土了。’“怪事就在这个时辰发生了,棺材刚一下到穴里,还没填土的时辰,俄然从棺材里传来一阵响声!那声音就仿佛是棺材里的死尸在用力地挠着棺材盖!“大家都听见了这声音,胆量小的已掉声叫了出来:‘诈尸!是诈尸!’“就连狗子媳妇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。只见六叔把陪葬的大公鸡一把扔到了泉台里,公鸡不安地扑腾着同党,拼命地想飞出来,可是泉台挖的太深,公鸡底子就不成能飞上来。过了一会儿,公鸡也折腾累了,因而恬静了下来。这时候,六叔说:‘没事,不是诈尸,棺材里若是是僵尸的话,尸气早就把鸡冲死了。’“接着,六叔又对几个壮小伙说:‘把棺材抬出来!开棺!’ “几个抬棺材的小伙子面面相觑,都不敢,可是六叔在村庄里一贯很受人尊敬,几个年青人也不敢不听,因而他们胆战心惊地把棺材从泉台里抬了出来。“几小我鼓足勇气把棺材盖给撬了起来,随后撒腿窜出去老远。

      “大家都盯着六叔,六叔不寒而栗地接近那口棺材,他看见里边的狗子已把眼睛展开了!躺在棺材里有气无力地呻吟道:‘回家……我要回家……’

      “狗子媳妇一见,掉臂一切就冲要曩昔。“六叔伸手把她拦住,说:‘狗子媳妇,先别曩昔,这事邪得很哪。’“可狗子的媳妇像疯了似的,甩开六叔的手,扑倒在棺材前,哭喊着;‘狗子!我的狗子!你醒醒!醒醒啊!咱回家去!走,我们回家去!’“说完,狗子媳妇就昏了曩昔。“狗子媳妇醒过来的时辰,已天黑了,她已昏睡了整整一天。旁边躺着狗子,狗子也已醒了。“狗子的爹和娘已把饭做好了,看见狗子媳妇醒了,狗子的娘很欢快,冲动地说着:‘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……’“狗子媳妇把大雨抱了过来,想让狗子看看自己的儿子,可是大雨一接近狗子就大哭不止,狗子媳妇只好把孩子抱到了一边。狗子显得很不欢快,眼睛里仿佛还有一丝不容易发觉的杀气。不外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究竟结果狗子能活过来是件天大的喜事,一家人大难不死般地吃了顿团聚饭,可狗子的爹眼睛里却仿佛始终有着一丝隐约的耽忧。“吃完晚餐,狗子的爹娘看时候也不早了,就让狗子两口儿歇息了。“狗子媳妇晚上做了个梦,梦里,狗子一小我躺在黑沉沉的棺材里,俄然,棺材里的狗子猛地展开了双眼!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狰狞的笑,然后幽幽地说:‘我回来了……我要回家……’接着,他爬出了坟墓……“狗子媳妇被吓醒了,满头浑身的盗汗。她也感觉工作有些蹊跷,因为适才狗子脱衣服的时辰,肩膀上的刀伤不见了!乃至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。“狗子媳妇转过甚去,想看看睡在身旁的狗子,可她差点被吓的喊作声来。谁人晚上的月光很好,狗子媳妇分明看见了在月光映照下的狗子,正瞪着恶狠狠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!就像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饿鬼躺在身旁,那种狰狞的眼神让狗子媳妇毛骨悚然。“狗子媳妇声音哆嗦地问:‘狗子,咋还……还没睡呢?’“但回覆狗子媳妇的只有死一样的沉寂,她乃至听不到狗子的呼吸声……“隔天凌晨,狗子媳妇起床很早。固然工作十分蹊跷,但日子还要照旧过。“她谙练地煮着早餐,公婆都已起来了,正在跟狗子措辞。一家人都隐约感觉狗子有些分歧了,但谁都不肯说出来。“吃过早餐,狗子的爹娘就带着自家养的鸡鸭到六叔家境谢去了。家里只剩下狗子小两口和大雨。“狗子媳妇去河滨洗衣服的时辰,家里的狗子稀里糊涂地翻出来一堆白布,他用铰剪把白布剪成一个一个的小人,又在门口挖坑,把布人都埋到了坑里。狗子一边做着这些,还一边吃吃地笑着。“狗子媳妇洗衣服回来,正撞见狗子往坑里填土,她紧紧地抱着大雨,惊骇地看着狗子做着这一切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“又到了晚上,吃过饭,狗子早早就去睡觉了,狗子媳妇说她还不困,要等会儿再睡。“已很晚了,狗子媳妇踌躇了半天,终于决议把这两天的事都跟公婆说说。她告知了公婆昨晚狗子整夜不睡觉盯着她看,还有今天凌晨狗子的奇异行为。“狗子爹长长地叹了口吻,说:‘唉……媳妇啊,你不明白,下葬那天,你们走了以后,我和你娘就在家里坐着,可是俄然就感觉有人在拉我们的裤脚,气力出奇的大,这不,此刻裤腿上还有手印呢。那时我和你娘都吓坏了。过纷歧会儿,六叔就带人把你和狗子背回来了。就在狗子抵家的时辰,咱家的大黄狗就冲着狗子拼命地叫,大黄狗看见自己家里人从来都不叫喊,那天也不知怎样回事,可是叫着叫着,俄然它就像看到了什么吓人的工具似的,呜呜地哼两声就夹着尾巴跑了。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啊!唉,今天凌晨我跟你娘去六叔家,一进门六叔就说他明白我们一定会来,他说狗子不该该回来,若是狗子在家,早晚是要出事,搞欠好还要扳连整个村庄呢!可是我们又能怎样办啊……’“说到最后,狗子的爹有些梗咽,狗子的娘也一向在旁边擦眼泪。“狗子媳妇的衣服几近被汗水渗透了,她一想到要跟狗子睡在一张床上就不寒而栗。狗子的爹娘也理解,就让她带着大雨在外屋睡。“第二天一早,狗子媳妇一路床就发现家里的大黄狗死了!整个肚子都被什么工具扯开,内脏已都被掏空,大黄狗瞪大了眼睛,嘴也半张着。狗子媳妇那时就吐逆不止,狗子的爹娘听见动静也赶快走了出来,三小我对着狗的死尸缄默着……“又过了一个月。这一个月里,整个村庄里家家户户的狗都难逃恶运,几近无一破例地被掏空内脏而死。因为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狗子死而复活以后,所以大家都难免把这件事联系到狗子身上。“小村庄的冷静被打破了,从此今后,只要一到晚上家家户户就城市早早地把门插上,吹灯睡觉。有小孩的人家更是把孩子看得紧紧的,连门都不让孩子出。“惊骇覆盖在每个人的心头,大家都在背后群情这是狗子的鬼魂从地狱里逃了出来,所以地狱里派出了更多的厉鬼来追索狗子的灵魂。没有不通风的墙,这些群情被狗子的爹听到了,他又惊又怒,跟狗子的娘和狗子媳妇筹议了一下,因而去请六叔来家里驱邪。“六叔挑了一个日子,可正赶上那天阴天,风很大。“到了狗子家,六叔让狗子爹把狗子绑在椅子上,狗子挣扎着不让,因而狗子的爹一狠心,用擀面杖把狗子给打晕了曩昔。“等狗子醒来已被绑得结健壮实。外边的风咆哮着,声音像鬼哭一样。六叔公抓来一只大公鸡,一刀剁失落了鸡头,鸡的身子没有顿时倒下,在房子里上蹿下跳,终于,鸡的身体撞到了狗子的腿上,腔子里喷出来的鸡血溅了狗子满脸浑身。“满脸是血的狗子脸色十分狰狞,他在凄厉地嚎叫着,排场额外的诡异。“这时候,六叔手里的鸡头俄然啼叫了一声!房子里的人除了六叔以外,都吓得神色煞白。狗子媳妇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滑着。六叔公拿着鸡头走出房子,一扬手把鸡头扔到了屋顶上,嘴里还在喃喃地念道着什么。“接着又走回屋里,把杀鸡的菜刀擦清洁,放到了狗子的枕头底下。这时候,狗子俄然狂笑了起来,六叔公忙抓起两把桃木剑,一把刺向他的鼻子,另外一把刺向他的肚脐,嘴里大声念叨:‘天行健,步其道,刚离不牵,首尾掉臂,臂自道中,大势急动,动不动,八不八,宁不宁,少很多,有惩!’“这时候,外边的风声更大了。狗子终于惨叫了一声,昏了曩昔。狗子的爹和狗子媳妇协力把狗子弄到床上,擦干了狗子脸上的血。

      “这时候,六叔逼视着狗子的娘,厉声问:‘老嫂子,适才鸡血沾到狗子身上,我才看到他身上的鬼魂,这是借尸还魂!附在他身上的厉鬼是个婴儿,这是怎样回事啊?’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
 第 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)
 第 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)
 第 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4)
 第 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5)
 第 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6)
 第 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7)
 第 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8)
 第 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9)
 第 1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0)
 第 1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1)
 第 1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2)
 第 1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3)
 第 1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4)
 第 1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5)
 第 1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6)
 第 1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7)
 第 1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8)
 第 1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9)
 第 2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0)
 第 2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1)
 第 2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2)
 第 2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3)
 第 2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4)
 第 2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5)
 第 2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6)
 第 2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7)
 第 2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8)
 第 2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9)
 第 3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0)
    0
    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