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11

      我起头回避两小我:林邈和我爸爸。我的忧?无处倾吐,我想我只能找表哥黎威吐吐苦水了。

      我去了表哥家。

      “表哥,可不成以说点我小时辰的工作给我听啊?你也明白自从2年前,我掉忆了,就把曩昔的工作都忘了!”

      “这个,我好象也力所不及啊,我也是差不多在2年前才和你爸爸相认的。对了就是2年前米楚自杀的谁人案子,我去病院查询拜访那时的急救环境,恰好碰到你爸爸,我给他看我的证件时,他才认出我就是他掉散良多年的的外甥啊。”

      “可惜,我早已不记得妈妈了。”

      “我妈是你妈的姐姐,她们两个都有很严重的心脏病,都长短终年轻的时辰就归天了。还好,我们两个没有遗传这种病。”

      “对了,表哥,过些天黉舍要组织献血勾当,我加入了,下战书我还要去体检,这2年来都是爸爸亲身给我体检的,我此次是瞒着他,偷偷报名加入献血勾当的。”

      分开表哥的家,我们一起去了黉舍的病院,筹办要体检了。

      体检完,我在病院的走廊里等成果。

      “叶欣,请你进来一下。”一个护士叫到。

      我走进大夫办公室,看到老大夫神色很是繁重和严厉。

      “你就是叶欣同窗?”老大夫问到。

      “是啊!”我有点费解。

      “开什么打趣!叶欣同窗,你做过换心大手术,还敢来加入献血!你的体质很是差!还和黉舍开这种打趣,谁担任得起这个责任啊!”老大夫明显是有点愤慨了。

      大夫的这句话,让我立即震动了!我怎样会做过换心大手术呢!爸爸给我做体检的时辰,成果都是杰出啊!爸爸老是告知我,我的身体状态一贯很不错啊!

      天啊,连我做过换心大手术那末大的工作,爸爸都要瞒着我,那末他还瞒过我几多事啊!

      表哥也很震动。

      “我们家的家族史上,有良多人都得过这种严重的心脏病,能活过30岁的人都不多。我还觉得你可以逃过这一劫呢。没想到原来你也……”

      我已听不进去表哥在说什么了,我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要和爸爸说个清晰!

      薄暮,爸爸刚出差回抵家,正很是怠倦地坐在沙发上。

      “爸爸!你为何骗我啊!”我大呼道。

      “怎样了,叶叶?你怎样这么没礼貌啊!”爸爸皱了皱眉头。

      “你骗我说,我的身体一向很好,可是,在今天黉舍的体检中,大夫发现我做过换心的大手术!还有,我掉去了记忆,你就给我编织了一个记忆,是否是我的曩昔,底子就不像你说的那样啊?你到底有几多事在瞒着我啊?我们家暗室里的那对人眼睛又是怎样回事啊?”

      爸爸的神色突然之间变得没有赤色。他坐在沙发上,缄默了很久很久。终于启齿措辞了。

      “其实,你不是在外国长大的,你就在这个城市里长大。你妈妈在你3岁的时辰,就因为严重的心脏病而归天了。你也很不幸地遗传了她的心脏病,至多也活不外20岁。”

      我的眼泪已流了出来。没想到爸爸会如许骗我。

      “你从小因为有病,所以很少和同龄人接触,只是成天躲在家里看书。你的模样很有些——有些丑恶,是因为你妈妈生你的时辰,因为大夫的掉误使助产钳夹坏了你的脸。所以,你一向很自卑,很自闭,从来不和其他人说一句话。”

      “然后呢?爸爸?然后我是如何成长起来的?”我已痛哭掉声。

      “你很爱听广播,12岁那年,经由过程电台的征友勾当,你熟悉了一个笔友,就是你此刻的男朋侪,林邈。你和他整整通了8年的信,只有在和他写信的时辰,才是你最欢愉的时辰。”

      “原来,我就是小虫子!谁人神秘的小虫子是我啊!”

      “爸爸明白,林邈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豪情依靠,你太在意他了,没有他的动静,没有他的信,你城市活不下去!每次他在信里提到他新熟悉的女孩子,你城市疾苦的用头使劲地撞墙,直到鲜血淋漓。爸爸看到,其实是心疼啊!”

      “是否是,因为我感觉自己的模样丑恶,所以,我就一向不敢去见他,还和他定下永不会面的商定?

      “是啊,你太自卑了,还有好几回,你都差点自杀。所以,我就——”

      “所以如何?您就为了我掉臂一切了,乃至去杀人!对不合错误!”

      “对!为了我的女儿,我什么都可以做。所以我就杀死了所有和林邈有关的女孩子。”

      “爸爸!”我的确不敢相信我听到的一切!

      “你此刻的心脏也是2年前移植的,就是林邈的女朋侪米楚的心脏。她不是死于自杀,是我用一种近似于安息药的毒药把她毒死的。目标就是要救你,若是再找不到适合的心脏,你就会死,大夫曾断言你活不外20岁的,我想看到我的女儿活下去。并且在那次的心脏移植手术进程中因为大出血,而致使你脑部缺氧,才会掉去记忆。”

      “为了我,你便可以杀人吗?还要挖失落人家的眼睛,你太恐怖了,你的确是魔鬼,我恨你!”

      “明天,我会去自首的。或许,早就应该到了接管赏罚的那一天了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第二天一早,爸爸开车去pol.ice局了,看到爸爸走时的身影,我心如刀绞,我该若何面临爸爸,该若何面临林邈啊!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
 第 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)
 第 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)
 第 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4)
 第 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5)
 第 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6)
 第 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7)
 第 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8)
 第 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9)
 第 1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0)
 第 1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1)
 第 1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2)
 第 1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3)
 第 1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4)
 第 1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5)
 第 1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6)
 第 1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7)
 第 1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8)
 第 1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9)
 第 2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0)
 第 2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1)
 第 2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2)
 第 2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3)
 第 2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4)
 第 2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5)
 第 2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6)
 第 2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7)
 第 2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8)
 第 2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9)
 第 3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0)
    0
    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