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4

      夜里,邈在书房里忙着写论文,我睡得不太好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,邈急忙地分开家去了黉舍。因为没有课,我很晚才起床,就帮邈扫除房间。来到书房的时辰,我发现邈的书架落了一层的灰,要好好给他擦一擦。

      一个不小心,我把书架上层的一排书给碰倒了,一大堆书失落了下来,多亏我躲得快,不然会被砸个正着。突然,上层书架上露出了一个盒子。出于好奇,我就把盒子拿下来,打开,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些信。

      这些信,贴好了邮票,写好了地址,可是,却从来没有邮寄过。收信的名字是:小虫子。我感应很是不解,邈居然留存了这么多没有邮寄过的信。小虫子究竟是谁呢?为何没有邮寄呢?可是邈从来就不曾和我说过这小我啊!他原来在瞒着我给一个叫小虫子的人写信!我真的好想明白谁人人是谁,是否是邈有了别的一个女朋侪啊?我其实是感应奇异。

      不由得,我仍是打开了最上边的那封信。里面写到:

      “小虫子,我想我是有罪的,否则上天为什么要如许赏罚我,旋笛死了,庾蒂死了,米楚死了,此刻就连之焕也死了,是我,是我害死了她们,若是不是熟悉我,她们就不会死……”

      我呆呆地站在那边,感应一阵头皮发麻,天啊,邈在信上写到的那几个名字都是谁啊?莫非除了我明白的米楚和夏之焕以外,还有此外女孩和邈有关吗?她们为何都死了?邈到底和信上提到的那四个女孩有什么关系,而邈写信去的谁人叫“小虫子”的人又是谁?连续串的问题没法解答。

      我把谁人盒子里所有的信都看了,大要有20几封,写的都是邈最近一段时候的表情,就像记日志一样,倒不像是和谁在通讯。看完信以后,我依照原样把信封封好,因为我不想让邈发现。

      可是,连续串的问题,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原来,邈还有那末多的工作瞒着我。或许是因为太喜好他了,我仍是很想明白曩昔在邈的身上,到底发生过什么事。

      在邈的家里,我东找找,西翻翻,但愿可以发现些线索,可以领会一些邈的曩昔,可是,并没有什么出格的陈迹或者记实。

      对了,我想起来了!邈还有一处故居,就是他昔时约请夏之焕去玩的谁人家。或许,去那边可以发现一些什么。

      chapter 5

      两天今后,公共平安专家局再次打来德律风,是表哥打的德律风,作为夏之焕一案的负责人,表哥但愿可以去邈的故居查看一下。

      因而,表哥和他的同事,还有邈与我,我们大家来到邈的故居。

      “林邈,你还有无夏之焕生前的照片了,我想看一看。”表哥问道。

      “有的。我放在地下室了。我可以拿给你们。”

      “这里,还有地下室吗?”表哥问道。

      “是的,地下室放了一些我家的旧家具或是杂物什么的。”说着,邈就把我们带到了地下室。

      邈很少提起他家的这个故居,我想,邈是不喜好再提这个房子吧,究竟结果夏之焕是从这里掉踪的。

      黎威陪伴邈在一旁找照片,而我却在四处端详这个地下室。

      “我找到夏之焕的照片了!”邈喊到。

      来到邈的身边,看到夏之焕的照片,公然是一个相当斑斓的女孩子,尤其是她的眼睛,真是太美了!在看到照片的一霎时,我有种被强烈震撼的感受。这时候,在我的脑中,仿佛有一个恍惚的身影在明灭,我恍如可以想象出标致的夏之焕的音容笑脸。

      我看到邈的神色惨白,他的情感是低沉的,但同时还有一种冲动。

      “我要把这张照片带归去。”表哥说。

      邈点了颔首。

      “除了你和夏之焕是好朋侪以外,她还有什么其他的朋侪吗?”表哥问。

      “在4年前,警方也问过我一样的问题。之焕是个孤儿,没有什么亲人,性格也对比孤介,所以在同来的代表团里,也几近没有什么朋侪。”

      “也就是说,在这个城市里,和她相熟的朋侪几近没有,那末会害死她的人无非有两种可能性:她身旁熟悉她的人,可是这些人此刻不在这个城市里;还有就是在这个城市里的人,可是多是目生人。”表哥徐徐地说。

      这时候,邈的眼神里闪出一丝复杂难明的光,突然间,我的心头感应一阵凉意,因为邈的眼神很冰凉。

      晚上,我去了表哥的宿舍找他。

      “说吧,今天又想问什么啊?”

      “公然被你猜到了!表哥,其实,我对夏之焕的案子很感乐趣。”

      “我看,你仍是因为林邈吧,你是对他的事感乐趣才是。”

      “就算是吧。”

      “其实,这个案子很辣手啊!夏之焕已死了4年了,只剩下一副骸骨,法医也没法完全确定她的死因、切当的灭亡时候。我们想要逐步缩小规模,确定查询拜访对象,实际上是很是坚苦的。”

      “没法确定夏之焕是否是在邈的家里出来后就被害了,仍是出来今后,又碰到什么人,什么事,乃至被囚禁过,然后再被杀戮也是有可能的。”我俨然一个侦察的样子。

      “那末,会有可能杀夏之焕的人有三种:1、她身旁的人。2、目生人。3、林邈。”

      “莫非,表哥也思疑过林邈吗?他怎样可能杀戮自己的朋侪呢?更况且若是真的是他杀的,他又为何去认尸呢?这不是自投坎阱吗!”

      “可是,林邈简直是见到夏之焕的最后一小我,在夏之焕掉踪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没有确实的人证和物证可以证实林邈的话。”

      “我相信,林邈是必定不会杀人的!”我的情感显得有点冲动。

      “小叶,你不要生气啊。表哥也只是依照逻辑推理来阐发案情啊。我也没说你的法宝男朋侪是凶手。真是个小孩子。”表哥的语气的确是在哄我了。

      “我只是不但愿会有任何人质疑林邈嘛。”我也有些欠好意思了。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
 第 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)
 第 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)
 第 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4)
 第 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5)
 第 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6)
 第 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7)
 第 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8)
 第 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9)
 第 1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0)
 第 1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1)
 第 1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2)
 第 1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3)
 第 1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4)
 第 1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5)
 第 1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6)
 第 1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7)
 第 1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8)
 第 1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9)
 第 2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0)
 第 2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1)
 第 2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2)
 第 2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3)
 第 2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4)
 第 2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5)
 第 2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6)
 第 2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7)
 第 2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8)
 第 2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9)
 第 3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0)
    0
    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