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七)洪老我们下到了17楼,敲响了洪老的房门,不多时,门就被打开了,开门的是个上了年数的阿婆。老王说道:“薛阿姨,请问洪老在吗?”薛阿姨却是和蔼的很:“在,在,你们找他有事?进步前辈来再说。”我们才一进屋,就听到了电视里唱京剧的声音,还有一个嘶哑的嗓子跟着在哼唱,唱的很难听,可是却很自我沉醉。我们走进里面的房间,只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,躺在躺椅上。那老头体魄很硬朗,满面红光,精力很好。那老头见我们进来,立即站了起来,说道:“小王,你怎样又来了,还带来两小我,莫非又有麻烦?”老王无奈的点颔首:“是啊,还不就是前次的那件工作。”我们坐下后,谁人薛阿姨奉上了茶,洪老说道:“前次的工作?前次不都解决了吗?”老王说道:“‘她’固然没有再来我们这里,但仍是在谁人老房子里。这两位是那房子的新佃农,昨天晚上,就差点被那女鬼给害了。”说完,指了指我的脖子。洪老一看,不由皱眉,问我:“这是怎样回事?”我简单的将昨天晚上看到那女鬼上吊,和深夜来掐我脖子的工作说了。洪老听完,说:“没想到这女鬼还那末难对于,若是真的象你讲的那种模样,我看……”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我看有点辣手。”胡荣汉问道:“怎样个辣手法?”洪老说:“鬼魂若是出没于此外处所,只要赶走便可以了。”他突然压低了声音,“可是,如果在死的处所不愿走,并且还关键人的话,那就会很难解决。”我问道:“这是什么事理?”洪老回覆:“鬼魂滞留在死地,不愿归阴的,叫做陷地灵,通常为对生前的工作不克不及割舍,这还而已。如果害人,那就是想找替身,将活人的灵魂拉出,自己取而代之。”我听了,不由出了身盗汗,原来昨天晚上的环境竟然那末凶恶,赶快问道:“那有什么法子解决?”洪老说:“法子仍是有的,可是很麻烦,也很危险。”老王说:“究竟是什么法子,您老仍是说出来吧,此刻时候也不早了,一旦到了晚上还不克不及解决,你叫他们怎样办?”洪老说:“要对于这种恶鬼,只有一个方法,就是将它的灵魂打在某个工具上,然后点上鲜血,贴上符咒,便可以让它永难脱身,也就不克不及再出来害人了。”我问道:“具体是怎样个做法?”洪老说:“你们到楼下去搜集枯叶,编织成一小我形,用‘叶人’定灵魂是最保险的。第二步,就是要引谁人女鬼出来。”老王说:“谁人女鬼行迹不定,哪里是我们可以找到的?”洪老点颔首,说道:“你讲的没有错,可是,我们也有我们的法子,那女鬼的目标无非是找替身,只要有机遇必定会出手的,借使倘使找小我来当钓饵,相信应该是可以将它引出来的。”他说完,转过甚看着我,“你来当钓饵,有无定见?”我暗示抗议:“为何是我!”洪老说道:“因为你昨天被鬼所伤,并且这几天一向住在谁人房子里,身上已带有鬼气。就好象勾引鲨鱼,要用血腥的工具一样。鬼也出格会被这种气息所吸引。”我还存有一丝但愿:“那你们必定是在旁边护卫的,对吧?”洪老摇摇头,说道:“不可,若是我们也在,它就不会出来了。我们只能在另外一间房子里听动静,到需要时才进来。”

      (八)我是钓饵我不克不及相信已发生的一切:我怎样会糊胡涂涂的就承诺来当钓饵,吸引谁人女鬼呈现的?这是多危险的使命啊!此刻只有我一小我呆在那房间里,摸摸脖子,上面的伤痕还隐约的可以感受到刺痛。再看看表,此刻是22:00,时候还早。在床的右角,有一根绳索,这个绳索是适才装上去的,延长到外面,通向我隔邻的房间。它的另外一头穿了一个铃,我想起胡荣汉说:“只要你一拉这个绳索,隔邻的铃就会响,我们一听到,就会立即赶来。”洪老接着说:“我们一来,我就会立即将谁人鬼礼服。”老王帮腔:“所以,你是没有危险的。”他们说的其实是很轻易,好象半点危险也没有。这个铃我已试了良多次了,可是我仍是不由得又拉了一次。才拉了一下,就听到隔邻洪老的声音:“你乱拉什么!快把灯关了,开着灯,鬼怎样会来!”我高声说:“等一下你们可要听好了,不要睡着了!”胡荣汉回覆:“明白了,我们三小我,总有人醒着,你顿时关灯!”“总会有人醒着?莫非你们还筹办睡觉?!”我喃喃自语,很不甘心的把灯关了。整个房间马上堕入一片暗中,时候过的很慢,耳朵听着挂钟发出“滴答,滴答”的声音,更加感觉氛围有点诡异。我不敢睡下,只怕在睡的时辰,俄然遭到攻击,半点抵挡的余地都没有。可是不睡,如斯漫长的时候又怎样渡过?这使人可骇的情况,和那随时会呈现的恶鬼,我的神经再顽强,生怕也有点支撑不住,其实是两难。每隔几分钟,我城市不自立的看一下表,借着月光,我明白,此刻已是深夜12:00了,可骇的时刻很将近到了,有可能就鄙人一分钟,也有可能还要让这种漫长的期待再继续延续下去。我慢慢的把左手伸出去,摸着那根绳索,筹办在被女鬼掐住的一霎时就拉,因为我明白,谁人时辰若是稍有担搁,可能就再也没有机遇了。我昂首望向窗外,只见白色的月光从窗户透进来,照的窗前一块地板微微泛亮。看了一会,我只感觉很奇异:月光穿过一块玻璃,还能有那末亮?不由多看了几眼,俄然,我发现,那是一种和月光有着很大区此外亮光,稍微的带有一点阴暗,再细心看,天啊!那分明就是一个恍惚的人影,只是藏身在月光之中,以致于我一起头都没有注重。没有想到谁人女鬼很早就呈现了,几近就是在我关灯的时辰,可是我到此刻才发现,几个小时中我的一举一动它的看的很清晰,一想到这里,我就满身发毛,如果适才它就有所步履,我此刻已完了!我赶快去拉那根绳索,左手略一用力,可只感觉手中空无一物,“适才我的左手明明一向抓着那绳索的,怎样会如许?”回头一看,暗中之中,我只看见那绳索居然漂浮在半空中,慢慢的打成了一个圈形。“它不让我拉绳索,莫非是已明白我们的打算?!”我不由满身颤栗,“可是它不免难免太大意,莫非我就不克不及喊?”嘴刚张开,还没来得及发声音,那根绳索俄然以极快的速度落了下来,正好套住我的脖子,立即收紧。我顿时感受到呼吸坚苦,两手使劲,想要将绳索送开,可是那绳索好象钢筋一般,文风不动。那团亮光慢慢的漂浮过来,来到我面前,我见到那一张鬼脸,鲜红的舌头从口中吐出,神色青黑,用一种可骇的眼神看着我,期待着我的灭亡。我俄然想到一件事,已有点恍惚意识立即清醒了过来,“我此刻被这根救命绳索勒着,不就等于我的手抓着它一样吗?”一想到这里,我立即用身体前倾的法子,来拉动那根绳索,固然如许我只有被勒的更紧,可是我明白这只是临时的。因为很快,就听到了洪老他们的动静。我心不由一松:“获救了!”我听到他们来到我的房门前,手已按到了门把上,可是等了一会,怎样还不进来?!这时候我听到了胡荣汉的声音:“这门,打不开!”什么!在这种求助紧急的关头,竟然发生如许的工作!我明明记得我并没有锁门,只是将门带上罢了。我俄然注重到,那鬼魂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残暴而满意的笑脸。莫非又是这恶鬼捣蛋?!!它仿佛早就料到我会有这一手,所以已将门封住。耳边传来胡荣汉使劲撞门的声音,但我因为适才的激烈活动,意识也有点模恍惚糊了,莫非我就如许完了?洪老在外面叫嚷:“喂,用鲜血,可以临时逼退恶鬼,你听到没有,用鲜血!”我听到我还有救,照着他的话,拼尽最后一丝气力,咬破手指,那鬼魂仿佛立即就有反应,向后飘浮开去,勒住我脖子的绳索也松了一点,我使劲挤压手指,让更多的血流出,然后向那女鬼弹去。几近就在统一时刻,门被打开了。洪老第一个冲进来,手拿着用树叶编成的小人,嘴里不明白嘟囔了点什么,接着用手一指,只看见那女鬼的人影立即被吸附到了那小人身上,洪老咬破手指,在小人的头和四肢举动上都点了鲜血,最后贴上了一张纸符。就在他贴上纸符的同时,我颈上的绳索也软了下来。胡荣汉和老王帮我把绳索拿下来,让我可以或许正常的呼吸。他们打开灯,我只看到洪内行上的小人,居然在不断的晃悠,仿佛有什么工具想从里面冲出来一样。

      (九)尾声:再也没有鬼?!工作已曩昔了一个小时,我从惊骇中恢复了过来。将适才发生的工作讲了一遍,洪老听完后说:“这女鬼还真利害,竟然可以或许把门给封住,这却是我没有想到的。要不是你能临时逼退它,今天晚上生怕……”老王问:“生怕会怎样样?”洪老看了他一眼:“女鬼附到人身上,莫非会有什么功德吗?我只生怕我们都人命难保!”胡荣汉说:“有那末利害?”洪老说:“那固然了,我不是早就说过,这个方法很凶恶的吗?”我突然想到一件工作:“不合错误,这个房子不只一个冤鬼!我第一天住在这里,那天晚上也发生过一件怪事!”然后把我听到的谁人声音的工作说了一边。胡荣汉听完,第一个措辞:“这不是真的吧!就在我那间房子?你怎样不早点告知我!”我说道:“我那时和你说了,你不是不相信吗?”回头对着洪老,“洪老,你看是否是能连这件工作也一并解决了?”洪老沉吟不答,突然问我:“你听到的谁人声音到了大厅里,真的是在唱歌?”我点颔首说道:“没错啊。”洪老继续问:“唱的什么歌。”我尽力的回忆一下,可是那时心理惧怕,底子就没有听清晰:“不明白。”心里却很奇异,唱什么歌莫非主要吗?洪老昂首望着窗外,喃喃自语:“莫非会是……”胡荣汉追问道:“会是什么?”洪老说道:“哦,没有,没有,我想这应该是,没有,不是,或许是他听错了吧。”回覆的语无伦次,仿佛他明白些什么,可是又不愿说出来。我还想问下去,但洪老很较着不想再提这个问题,只是说:“这个房子已清洁了,没有鬼魅了,你们可以安心的住。”说完分开了,在颠末胡荣汉的房间时,他朝里看了一眼,还叹了口吻。他说的是真的吗?可是我确实听到了谁人声音,若是他是在扯谎,那末,谁人声音事实是怎样回事?这又和洪老有什么关系?直到此刻为止,也没有什么发生,是以这里面的奥秘也没有人知晓,可是,它真的能埋没一生?

      在九阴村里有一座200多岁的古宅 是我祖上传下来的 但至今为止都没有人住进去 听说是位处三煞位 是至阴之地 对活人欠好 如斯等如此的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
 第 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)
 第 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)
 第 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4)
 第 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5)
 第 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6)
 第 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7)
 第 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8)
 第 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9)
 第 1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0)
 第 1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1)
 第 1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2)
 第 1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3)
 第 1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4)
 第 1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5)
 第 1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6)
 第 1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7)
 第 1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8)
 第 1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9)
 第 2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0)
 第 2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1)
 第 2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2)
 第 2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3)
 第 2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4)
 第 2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5)
 第 2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6)
 第 2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7)
 第 2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8)
 第 2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9)
 第 3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0)
    0
    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