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五)原委第二天,我必定要去找老王,问问清晰这个房子究竟是怎样回事。我生怕他像昨天一样又开溜了,一大早就守在他的门口。快要7点多,他们夫妻两出门了,他的妻子先看到我,因为她对比矮,她的眼睛正都雅到我的脖子,只见她的神色当即变的苍白,满身也在颤栗。我一看这环境,加倍确定他们有工作瞒着我,说什么我也要问清晰。谁料到,今天老王竟然出格合作,当他看到他妻子的反映,和我脖子上的伤痕后,自动和我说:“没有想到工作会那末严重,今天我下班回来把工作全都告知你吧。”到了下战书4:30,老王回到了家中,我拉上胡荣汉一路坐在他对面,他的妻子躲的远远的。老王叹了口吻说道:“这房子的主人是个大款,他还有一套自力楼房,不住这里,所以这个房子就租了出去。几个月前,有一户人家搬来住,是对夫妻,没有孩子。女的三十出头,天天一大早出去买菜,有的时辰就在电梯口和我们碰见。谁人男的我从来没有看到,只传闻是做早班的。我的妻子人很热心,日常平凡邻里关系处的最好,所以常常和谁人女的聊聊家常,两小我也对比熟。他们刚搬来的时辰还好,但几个礼拜后,他们就起头打骂,天天吵,声音响的整个楼面都听的到。里委那些老阿姨常去劝,但也没有效,问他们是怎样回事,谁人女的只是在那边哭,什么都不说。后来我妻子也去劝,劝了几回,谁人女的终于不由得,把工作讲了。原来他们夫妻两问人家借了几十万经商,但两小我都不是经商的料,不到半年,都亏了。借主逼债又逼的狠,又加上谁人男的在外面有花头,他们天天就为了这个工作在吵。几天后,谁人女的不明白从什么处所又搞到了钱,只差十多万,便可以把债还了。她本来想先清清偿,然后再慢慢的劝他男的改变主张,两夫妻好好的过日子。这也简直是条路,所以谁人女的那天较着表情好了良多,服装的花枝招展的。她跑来找我妻子,说是她的亲戚那边都借遍了,但愿我们能借她点钱,让她能还清偿。我妻子是老大好人,说:‘一会儿拿十多万可能不可,今天我先给你两万,明天我回来的时辰去一次银行,提钱出来给你吧。’谁人女的听了很欢快,拿了两万归去了。谁想到我妻子在公司里一忙,就把这个工作给忘了,回抵家,银行都关门了。等谁人女的来时,只能说:‘哎哟,我给忘了,明天吧,明天我必定拿来。’谁人女的听了,神色就很欠好看,归去了。第二天,我妻子准时取了钱,但没看到谁人女的来拿,去敲她的门,也没有人来开。又过几天,下班回来后,突然看到楼下几部警车,十多个差人都在我们这层楼面,只见他们从那女的房子里出来,还抬了一个担架,担架上用白布盖了一小我。后来一探问,才明白,原来谁人女的居然上吊自杀了,死了已好几天,尸身都发臭了。几个老阿姨告知我:‘谁人女的东借西凑,已差不多能把债还了,上礼拜三,她原本还服装的挺标致的,筹办等男的回来吃饭,但谁想到,谁人男的回来后,把女的借到的钱都给拿走了,谁人女的想欠亨,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,所以当夜就上吊了。’我一算,上礼拜三,不就是我妻子忘了提钱的那天吗?我后来担忧我妻子为这件工作惭愧,也没告知她。可是,怪事就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发生了。”

      (六)王家的可骇夜他妻子原本还远远的坐着,听到这里,不由的神色惨白,带了孩子到另外一间房子去了。老王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她原本想做件功德,但没有想到会发生如许的工作,弄的她好几夜都睡欠好。那天晚上我在睡梦中,突然被人推醒。只见我妻子双手乱舞,嘴里说着胡话:‘我是想借给你的,我是想借给你的,是真的,是真的。你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!’啼声愈来愈惨。我赶忙唤醒她,等她醒过来,满身颤栗,神色很差,赶紧叫我把灯打开。我问她怎样回事,她起先不说,后来在我几回再三追问下,才说了。原来她梦见谁人女的来找她,一起头仍是挺标致的模样,好声好气的问她借钱。后来一段恍惚,接着梦到她说忘了取钱那一段,谁人女的原本好好的脸的突然变的青黑,舌头吐出,蓬首垢面的模样,两手掐着我妻子,嘴里恶狠狠的说道:‘都是因为你不借给我,才到今天的境地!我过欠好,你也休想过的好!’那时,我只能抚慰她,说是她日间太累了,所以才会做噩梦罢了。可是可骇的是,从那天起头,她天天晚上都做这个梦,一次比一次恐怖。原本我还能唤醒她,但到了后来,怎样推她都不醒。我感觉这个工作分歧一般,因而找了些懂行的人,他们说给她戴个玉块,便可以辟邪,那些梦就不会呈现了。我们一试,真的很灵验,一个多月都没有什么工作发生。慢慢的就把这件工作给淡忘了。后来有一天深夜,我妻子起床去茅厕,因为不小心,踢倒一个凳子,把我也吵醒了。我一看没有什么大事,又继续睡,但怎样也睡不着。过了一会,突然觉的很奇异,她怎样去了那末久都没有回来。因而起身去茅厕。一打开茅厕的门,吓了我一大跳,我只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两手死死的掐着我妻子的脖子,我妻子已两眼翻白了。我赶忙想去把灯打开,谁人女的俄然转过身,向我扑来,那一刹时,我看到“她”脸,就是谁人上吊自杀的女人!我当即把灯打开,在灯开的一刹时,谁人女人也不见了。后来我把我妻子送到病院,若是再迟一点,我妻子就没有命了。后来居她说,那天她去茅厕洗个脸,感觉胸前的玉有点麻烦,就拿了下来。洗到一半,俄然看到镜子居然里闪现出了谁人女的脸,神色极为可骇,两只手一会儿从镜子里伸出,掐住了她,她连喊都喊不出。今后的好几天,她的脖子上都留有你那种伤痕,所以她今早看见了,才出格惧怕。隔天,我又请了谁人懂行的来,听他说他要和鬼构和,成果是谁人女鬼要我们为她做几场超度的法事。我们都承诺了,顿时去为她做。这件工作总算可以冷静下来。我们不是有意不告知你们,其实是怕你们听了惧怕。可是谁想到,她竟然还留在谁人房子里。你们筹办怎样办?”我和胡荣汉对望一眼,几近众口一词的说:“你请的谁人懂行的人在哪里?”老王回覆:“就是17楼的洪老,他之前是落发的,十年文革的时辰被迫还俗了。”听了他这话,我们都松了口吻,赶紧让老王一路和我们去请洪老,让他帮我们也做一场法事。固然我日常平凡不太相信这种工作,尤其是和鬼构和什么的,感觉很荒诞乖张,但这个时辰,我可是真的但愿能有,并且很好奇这事实是怎样进行的。同时也有点担忧,这场法事真的管用吗?

【内容导航】
 第 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
 第 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)
 第 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)
 第 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4)
 第 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5)
 第 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6)
 第 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7)
 第 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8)
 第 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9)
 第 1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0)
 第 1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1)
 第 1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2)
 第 1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3)
 第 1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4)
 第 1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5)
 第 1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6)
 第 1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7)
 第 1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8)
 第 1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19)
 第 2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0)
 第 21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1)
 第 22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2)
 第 23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3)
 第 24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4)
 第 25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5)
 第 26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6)
 第 27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7)
 第 28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8)
 第 29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29)
 第 30 页:中长篇鬼故事(30)
    0
    标签:中长篇鬼故事,中篇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