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察,应该在哪呢?大概应该在四个地方,这个边界,第一个地方就是我们讲的公共服务,到了北大就是讲点学术这个东西不能讲喝酒的事,那个有点低俗。一到这儿了不高端有点不好,说点学术。公共服务大家都很清楚,我们举个例子非常简单,马航的飞机去哪里了,这事政府得管这叫公共服务,公民在海外的领事保护这叫公共服务,公民在海外的人事安全、权益和财产都属于国家要管的事,这是一个公共服务。

     

      总之我们讲政府的公共服务就是国防、公民的安全、环保、医疗、教育等等这是公共服务。

     

      所以政府的边界今天我们应该清楚,我们在过去十多年我们一直是两只手,一只手搞GDP,一只手搞公共服务,今天出了一个小问题,路越修越好人们越来越恨医院,这就是我们发展的一个矛盾,因为医院少了我们要去配医院,路又少了环境又不好了空气又不好了,所以我们政府的边界今后应该很清楚,我们最重要的应该去服务,而减少直接对GDP的干预,对GDP直接干预的微观行为,比如说企业怎么赚钱,到底怎么做,过去我们出现一个问题,我要到纽约去做一个投资,我们的公司注册在怀柔县,从县里到北京市、国家发改委都要问我们能赚多少吗,所以这一路批下来,这里面就耽误功夫了。

     

      第二个政府要去那呢?叫宏观经济调控,这也是一个经典的标准说法。宏观经济非常简单,你要交多少钱那叫财政政策,跟你的税收环境有关,宏观经济调控是政府要去的地方,所以我们货币有源,有财政部、有央行,这是第二个要去的。

     

      第三个政府要去那呢?我们叫市场失灵,就像政府会失灵一样,市场也会失灵。比如说企业唯利是图,乱排放,利益上来说,微观经济学上说它是赚钱的,应该排放,怎么排降低成本最后赚钱就行,看样子在环境领域里如果放任市场可能我们的环境会越来越差,所以市场对于公共目标、公共利益来说有失灵的一面,于是我们要产生一个新的政策,要增加一些税收,或者增加一些强制性的替代等等都是校正市场失灵的办法。

     

      今天来看,政府第四个要去的地方,就是改革所谓的顶层设计,改革的推动和设计。这个工作在其他的市场经济国家并不重要,那么不管怎么样我刚才讲了,政府要去这些地方,但政府去没去呢?开始走了吗?开始往这个地方去了吗?我觉得最近两年政府真的往这些地方去了,你比如说马航的飞机找不着了,这么多去找,政府应该管,你搁20年以前沉痛悼念就完了,结束了。但现在这沉痛悼念是后面的事,前面得买单,前面有人来算,为了找这170多个同胞我们要花多少钱,这都是政府改革进步的标准。

     

      第二个就看公务员考试,政府的职能如果越来越庞大,意味着公务员队伍会越来越增加,公务员的灰色收入越来越多,公务员越来越生活在酒楼里和天上人间。大家对公务员有很多期待,第一安全,第二有权力牛逼,第三找对象的时候可以说没房,但是大家都相信大哥当了公务员一定不让我住在街上。但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最近我去了宁波,他们以前一百多个人中录取一个公务员,现在40个人就录取一个公务员,政府有了边界不再像以前一样了,大家预期不一样了,大家去创业了,所谓改革的制度红利逐渐就显现出来了,假定说这么多人没考公务员都去创业了,十年以后又出一个李彦宏,又出两个马云,再出三个马化腾,这中国经济能不好吗?中国经济还用操心吗?不用操心。

     

      第三个标准也非常简单。最近反腐非常深刻,基本上都是文科生和社会人,很复杂的这些人,他们跟很复杂的权力在一起,也就是说改革的初期,15年,10年的时候,我们市场不透明不规范,于是像理工男,宅男基本上挣钱挣更多,他整天在家写软件,你就想发财机会很少。

    0
    标签:理工男赚钱,宅男开始赚钱,马化腾,李彦宏
    轶事热点请认准http://okinfo.org/,看完本条消息,欢迎大家点击表情发表评论参与互动。
    评论为网友观点,Okinfo.Org/保持中立-请关注站长个人微信公众号Okinfo-Org
点击查看条评论
请输入右边验证码: 匿名发表